張京成: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研究思考

摘要: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提出,建設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等國家文化公園。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公園體系中的重要一類,是以文化傳承保護為主題的中國特色國家公園。本期報告,北京科學技術研究院中國創意產業研究中心張京成主任從國家文化公園的概念緣起以及建設的意義、原則、整體戰略、對策建議等方面出發,深入闡釋了我國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的豐富內容。

201934102354-38

張京成 北京科學技術研究院中國創意產業研究中心主任

點此瀏覽完整報告

點此瀏覽視頻專輯

點此查看課件

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公園體系中的重要一類,是以文化傳承保護為主題的中國特色國家公園,與城市中常見的文化公園無關。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推進實施的重大文化創新工程,目前尚無成功案例。我國從2019年開始規劃建設大運河、長城、長征、黃河國家文化公園,涉及相關省區市正在進行初始探索實踐。

一、國家文化公園的概念及緣起

(一)國家文化公園的緣起

國家公園的概念起源於美國。1832年,美國畫家喬治·卡特琳首次提出“設立能夠展現原始自然之美的國家公園”的設想,目的是保障生態環境和印第安土著文明的健康與發展。自1872年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公園——黃石公園在美國建立,國家公園這一重要的自然保護地模式在全球範圍得到迅速推廣,並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認定其為“在儲備地球自然場域、保護生物多樣性以及可持續使用自然資源等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國家公園。

如今,國家公園已被廣泛認可,被看作是現代文明的產物、國家進步的象徵。在人與自然相互作用的環境敏感時代,國家公園的建設較好地處理了生態保護與資源合理利用之間的關係。同時,身處不同地域環境的國家對於國家公園有着各自的概念界定,國家公園體系在演進中也形成了符合各自國情的特色發展模式。

國家公園對城市發展與人類生存至關重要,既包含着自然價值又包含着文化價值。在自然方面,保護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完整性,國家公園成為其自然生態系統的核心;在文化方面,支持環境保護與文化傳承展示,國家公園成為自然和文化兼容的科研、教育、觀光、休閒、娛樂、保護的綜合基地。在其漫長髮展歷程中,國家公園尋求着適合本國發展的途徑和模式,但無論是自然景觀為主還是人文景觀為主的國家公園均有共同點,即只有自然與文化緊密結合,才能持續發展。

國家文化公園是新興事物,其建設無成熟案例可循。但國家公園建設已有上百年曆史,世界多國已形成了相對完善的保護和開發機制,且在各國的國家公園中,依託文化遺產而設立的歷史文化類國家公園兼具自然和人文價值,如英國的哈德良長城、美國的拉斐特國家歷史公園等。這些文化類國家公園與我國所提出的國家文化公園的定位與功能存在相似之處,且在管理體制、財政制度、運行保障機制等方面呈現不同特徵,可為我國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提供經驗借鑑。

我國國家公園建設的探索與實踐起步較晚。伴隨中國城鎮化和工業化的進程,中國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與此同時,進一步發展也面臨着資源約束趨緊、生態環境急劇退化等嚴峻挑戰。2012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正式提出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明確將國家公園體制建設上升到關乎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長遠發展大計的戰略高度。2015年1月,國家發改委等13個部委聯合通過了《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

(二)我國國家文化公園建設相關政策規劃

2016年3月,“十三五規劃綱要將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列為國家文化重大工程;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倡導各地區各部門保護傳承文化遺產,首次提出“規劃建設一批國家文化公園”。

2017年5月,《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明確提出,依託長城、大運河、黃帝陵、孔府、盧溝橋等重大歷史文化遺產,規劃建設一批國家文化公園,形成中華文化重要標識,國家文化公園試點建設正式提上政府工作日程。

2017年9月,在總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經驗的基礎上,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正式印發了《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初步完成了我國國家公園體制的頂層設計。國家文化公園作為國家文化資源的寶貴載體,是黨中央保護自然文化遺產資源的重要戰略佈局,相關的指導性文件、規劃和項目開始逐步推進。此後,很多地方政府紛紛開始將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納入相關計劃中。

經過近三年的醖釀和探索,考慮到體量和經濟發展的問題,以及盧溝橋、孔府、黃帝陵等“點狀”文化遺產較多,對中華文化的代表性和支撐性不夠充分,國家有關部門決定先採用線性的文化遺產點作為試點。2019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考慮到長城、大運河、長征是巨型線狀的國家文化資源,具有國家文化典型性和代表性意義,尤其是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其民族精神更為突出,因此將其新增列入國家公園體制試點。這個建設方案預計2023年完成建設任務,使長城、大運河、長征沿線文物和文化資源保護傳承利用協調推進局面初步形成。預期通過國家文化公園前期的建設,實現權責明確、運營高效、監督規範的管理模式初具雛形,形成一批可複製推廣的成果和經驗,為全面推進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創造良好條件。

2020年10月29日,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建設長城、大運河、長征、黃河等國家文化公園。這裏把黃河也加了進來,因為黃河作為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具有民族文化的典型意義。同年11月,國家文化公園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國家文化公園形象標誌徵集公告》,面向社會公開徵集國家文化公園形象標誌設計方案。

(三)國家文化公園的概念辨析

1.國家公園

國家公園是主要進行生態系統保護和重建的保護地,其主要功能重點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確保具有生態、文化、美學價值的自然與景觀得到有效保護,維持自然、文化系統的可持續發展;二是開展科學研究、進行環境教育,提高國家意識和民族自豪感;三是提供旅遊休閒體驗,豐富人們的精神生活,促進所在地社會發展。

中國當前的國家公園由不同部門管理,在功能上也各有側重,如國家森林公園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林業局負責,主要功能是景觀資源的保存與保護、資源環境的考察與研究以及旅遊觀光業的可持續發展。現有國家公園如三江源、大熊貓保護基地、神農架等,主要意義是保護自然生態,並不具備太多文化上的意義。

2.線性文化遺產

長城、長征、黃河、大運河均屬於線性文化遺產,線性文化遺產的概念從文化線路衍生並拓展而來的,是近年來國際遺產保護領域出現的新概念,與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緊密相關。文化傳承保護是世界性話題,建設國家文化公園,將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傳承與保護提供中國方案。

3.國家文化公園

作為國家公園的一個分支,“國家文化公園”的提法屬國內首創,目前尚無統一定義。相對其他類別的國家公園,國家文化公園應更側重文化主題,成為國家代表性文化保護與傳承的核心基地;人們接受愛國教育、接受文化薰陶與文化涵育的重要場所;人們休閒遊憩、享受文化生活的精神家園;對外集中展示中華民族文化的特色窗口。

4.比較辨析

國家文化公園與以保護自然生態為目的的國家公園有顯著的差異。首先,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形象特徵和文化傳統的標誌體現,飽含了一個國家的歷史起源、民族精神與國家價值觀的滲透,它的文化生態系統構建是一個國家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也是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的內在動力,承載了一個國家對外文化交流的使命。其次,國家文化公園是一類文化資源的典型代表,保留了資源的高度整合性,以及包括真實性、精確性和完整的內在相關性,對於闡釋、解説或研究國家遺產的自然或文化主題具有獨一無二的價值,是國家文化財富的寶貴載體。最後,國家文化公園的產品形態屬於公共產品,為全體公眾而設立,為了滿足人們欣賞自然、瞭解歷史、學習民族文化的需要,兼具科普、教育、休閒、旅遊等功能。

責任編輯:王瑱校對:馬中豪最後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