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衞東:和諧的醫患關係 我們可以擁有——政協委員講民法典

摘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民法典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具有重要地位,是一部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基礎性法律,對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對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鞏固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對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依法維護人民權益、推動我國人權事業發展,對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都具有重大意義。北京市豐台區政協委員、北京市長鴻律師事務所常衞東主任結合案例,對民法典侵權責任編中有關醫療損害責任的法條逐一進行解讀,對於我們切實實施民法典,構建和諧醫患關係,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常衞東 圖片01

常衞東 北京市豐台區政協委員、北京市長鴻律師事務所主任

點此瀏覽完整報告

點此瀏覽視頻專輯

點此瀏覽課件 

今天,作為一名律師、一名政協委員,我與大家一起學習《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有關醫患關係的內容。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已於2020年5月28日經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並於6月1日正式發佈,2021年1月1日起實施。民法典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是在吸收了民法總則、民法通則、合同法、物權法、擔保法、侵權責任法、婚姻法、繼承法、收養法的基礎上編纂的,內容涵蓋總則編、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侵權責任編六大分編,是我國法治建設的里程碑事件,宣告了中國民法典時代的到來。

民法典與我們的工作、生活息息相關,被譽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民法典囊括了人身關係、財產關係在內的生活萬象。接下來,我將針對民法典侵權責任篇中第六章醫療損害責任部分,也就是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二十八條,結合案例逐條分析解讀。

一、醫療損害責任:解讀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條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條規定:“患者在診療活動中受到損害,醫療機構或者其醫務人員有過錯的,由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

《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八十八條規定:“診療活動:是指通過各種檢查,使用藥物、器械及手術等方法,對疾病作出判斷和消除疾病、緩解病情、減輕痛苦、改善功能、延長生命、幫助患者恢復健康的活動。”

醫療損害責任適用過錯責任原則,即只有醫療機構或者其醫務人員在診療過程中有過錯的,才對患者所受損害承擔醫療損害賠償責任。這裏,我給大家舉一個案例。

女士A因身體不適到B婦幼保健醫院就診,經醫院診斷需要進行子宮肌瘤切除手術。手術過程中造成雙輸尿管誤扎,引起腎區積液,造成四級醫療事故,致使A右輸尿管挫傷嚴重,切除兩釐米。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療,仍存在尿失禁。因賠償問題雙方協商不成,A訴至法院。法院審理後認為,B婦幼保健醫院的行為與A的損傷存在因果關係,B婦幼保健醫院應當承擔過錯責任。結合A的原發病與自身的身體素質與事故的密切關係,由B婦幼保健醫院負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對A承擔主要賠償責任。

本案立案時間在民法典頒佈實施之前,案由為醫療服務活動糾紛。經審理,A與B婦幼保健醫院之間存在侵權關係,故參考醫療事故及侵權關係對本案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的有關規定對此案予以處理。

依據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因誤工減少的收入、殘廢者生活補助費等費用;造成死亡的,並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具體賠償數額參照《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四十九條規定,確定B婦幼保健醫院應當承擔A的醫療費、誤工費、交通費、護理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等各項損失60%的比例,A承擔各項損失的40%,其中B婦幼保健醫院對於A的原發病醫療費兩萬元不承擔賠償責任,應由A自行承擔。B婦幼保健醫院不服一審判決,訴至二審法院,二審予以維持。

在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條的過程中,我們需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過失相抵的適用更為嚴謹。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條對過失相抵作出明確規定:“被侵權人對同一損害的發生或者擴大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該條系對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的修訂,對可減輕侵權人責任的情形由“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修訂為“對同一損害的發生或者擴大有過錯的”,即增加了過失相抵的兩點條件:其一,必須是同一損害;其二,在損害發生的基礎上增加了損害擴大的情景。這樣的表述較之侵權責任法的簡單表述更為嚴謹和公平。

第二,賠償的項目範圍略有變化。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條對人身損害賠償費用作出規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第三,向醫務人員追償,醫務人員應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條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後,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工作人員追償。”

該條系對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的整合修訂,由“僱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可以向僱員追償”,修訂為“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後,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工作人員追償”。

該條規定對於用人單位及勞務派遣單位因工作人員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承擔侵權責任後,向其工作人員追償的前提條件是,工作人員對於損害後果的發生需要有故意或重大過失。如果工作人員僅僅是輕微過失是無法向其追償的。這也給醫務工作人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謹慎嚴格地按照操作規範進行醫療診療。每一個診療行為都是一個具體的工作人員獨立或合作完成的,醫療機構作為法人並不能完成具體的診療行為,因此,每一個醫療損害責任的背後都有醫務人員的過失。如果是故意的話,就屬於人身傷害而不是醫療損害責任。同時,並不是每一個醫療損害責任的案件,醫療機構承擔侵權責任後都可以向工作人員進行追償的,而只能是向有重大過失的醫務人員進行追償。

二、醫療損害責任:解讀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條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條規定:“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向患者説明病情和醫療措施。需要實施手術、特殊檢查、特殊治療的,醫務人員應當及時向患者具體説明醫療風險、替代醫療方案等情況,並取得其明確同意;不能或者不宜向患者説明的,應當向患者的近親屬説明,並取得其明確同意。醫務人員未盡到前款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該條系對侵權責任法第五十五條的修訂。這裏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將“需要實施手術、特殊檢查、特殊治療的”修訂為“具體説明”,加大了醫務人員對於患者具體説明的義務。

第二,將“向患者的近親屬説明,並取得其書面同意” 修訂為“取得其明確同意”。同時,將“不宜向患者説明的”擴充成“不能或者不宜向患者説明的”。醫務人員在向患者或其近親屬説明病情及手術特殊治療等醫療措施時,不一定必須取得其書面同意。例如,有的患者生命垂危需要緊急手術而家屬無法及時趕到,如果按照原有法律規定必須取得書面同意,就有可能貽誤病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醫方通過視頻、微信、短信等方式取得患者家屬的明確同意就符合法律規定。法律上對這幾個字的修改,體現了對患者生命健康的高度重視。對於醫療機構而言,只要做好有關證據的留存即可。比如,表示同意醫療措施的錄音、錄像,患者近親屬遠程的視頻截屏、微信聊天記錄,這些均可作為取得其明確同意的證據。這裏,我給大家舉一個案例。

原告某夫婦甲、乙二人於2009年1月14日結婚,婚後一直未育,2015年第一次懷孕。2015年9月10日在被告A醫院婦產科建檔,且孕期一直遵醫囑產檢。2015年10月12日孕期胎兒產前篩查報告顯示,胎兒開放性脊柱裂,危險程度超過預定篩查標準,屬高危人羣。醫方在未對孕婦進一步行羊水穿刺產前診斷,也未建議到有資質的產前診斷機構轉診的情況下,未建議孕婦終止妊娠。2016年3月17日孕婦羊水破裂急診入院,經剖腹手術於當日16點09分產出女嬰,嬰兒系早產,出生後呼吸急促。為進一步治療,當日轉入丁兒童醫院,出院診斷為齶裂兩度、早產缺氧缺血性腦損傷、新生兒顱內出血。在患兒後續成長髮育過程中,兩位原告發現患兒發育緩慢、智力低下,2016年10月1日的染色體異常檢查報告單顯示,患兒7號染色體短臂位置重複,9號染色體位置微缺失,臨牀特徵為智力低下、認知障礙、整體發育緩慢惡劣、神經系統異常。原告甲、乙二人認為被告A醫院產檢過程中存在在孕期胎兒產前篩查報告結果異常的情況下未進一步進行產前檢查的問題,侵犯了他們的知情選擇權,導致帶有基因缺陷的患兒不當出生,且手術過程中操作失誤造成患兒早產、缺血缺氧性腦損傷、新生兒顱內出血。

法院認為,患者享有醫療知情權和選擇權,醫療機構負有如實向患者或其家屬告知病情、醫療措施、醫療風險等情況的義務,醫療機構違反告知義務使患者未能行使選擇權,以致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本案中,北京某司法鑑定中心鑑定意見認為,A醫院對乙實施的醫療行為存在關於高危篩查結果告知不足的過錯,與甲、乙之女畸形出生之間具有一定的因果關係,是導致甲、乙之女畸形出生的輕微原因。結合鑑定結論,法院認定被告A醫院的過錯醫療行為與原告甲、乙之女的缺陷出生,即原告甲、乙知情權和優生優育選擇權受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責任比例將A醫院確定為10%。

結合本案例,我講一下關聯規定。在醫療糾紛案件中,從舉證責任的角度,醫方需要舉證證明告知已經提示對方予以注意或者理解。醫學上需要告知的內容對於患者的生命健康具有重大影響的,醫方的告知應當達到使患者理解的程度。從防範醫療糾紛的角度,醫務人員在告知方面必須做得更多,並且留存證據。例如,告知過程中全程攝像。在此,我們建議醫療機構根據不同情況,合理確定告知義務的範圍。比如,初診階段,需要告知患者其茲身體健康信息、疾病的真實情況及病情的發展趨勢;治療階段,需要告知患者治療疾病的方案及各種方案的利弊;特殊治療、超説明書用藥、醫療新技術臨牀實驗、藥品和醫療器械等臨牀實驗等,除了履行相關審批或備案手續外,還要對患者進行書面告知;對於那些安全性差、副作用或不良反應多發或明顯的藥物,從避免糾紛發生和維護患者生命安全的角度,應該對患者有針對性地告知。

責任編輯:吳自強校對:葉其英最後修改:
0